新財智

中國那些事

36氪“記者節”納斯達克敲鐘,倆媒體人身家過億、成功上岸

野馬財經 發布于 11月09日

作者 | 王玥

編輯 | 繆凌云

來源 |首席科創官

美國東部時間11月8日,36氪媒體業務所在的36氪控股公司(36Kr Holdings.Inc)在納斯達克成功上市,股票代碼為“KRKR”,開盤價每股ADS12.58美元,較14.5美元的發行價下跌13.2%。截至收盤,36氪報13.06美元,當前市值為4.9億美元,約合34.3億元人民幣。

以創投內容服務起家的36氪自成立之初便宣稱要“讓一部分人看見未來”。在自身定位上,它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家單純的科技媒體,而是將自己描述成“中國新經濟服務者”。實際上,2010年上線以后,,36氪的觸角在創投媒體后,確實又不斷在創業孵化器、股權融資和研究咨詢等領域不斷蔓延。

36氪“記者節”納斯達克敲鐘,倆媒體人身家過億、成功上岸 要聞 第1張

就像星瀚資本創始合伙人在朋友圈中描述的那樣,“36氪用十年的時間見證和引領了一代企業,書寫記錄了一代人的成長”。對于那些在雙創大潮中激流勇進的人來說,36氪的成功上市不僅是一種激勵,更像是一種撫慰。

36氪“記者節”納斯達克敲鐘,倆媒體人身家過億、成功上岸 要聞 第2張

如今,隨著這位“創業導師”的盤子越來越大,36氪也如愿成為了“國內新經濟服務”海外上市的第一股。

今天,36氪CEO馮大剛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在此次36氪上市的過程中,有很多競爭對手表示,雖然是競爭對手,但36氪的上市,對他們也會是很好的促進” 。

確實,作為科技媒體領域的佼佼者,36氪的盈利模式頗受市場的關注。而隨著招股書的披露,36氪很多重要財務數據也一一揭開了面紗:在過去一個完整的財年,36氪的營收達到2.99億元,凈利潤為4051.8萬元;而在今年上半年,IPO沖刺階段的36氪卻出現了近5000萬元的大額虧損。

除了經營數據被首次公之于眾以外,首席科創官還注意到了一些頗有意思的情況。例如,36氪媒體業務的主要收入來源并非一般媒體的廣告收入,而是企業增值服務;年輕有為的創始人已不是公司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僅為6.2%;相比之下,后進入的高管或許反而能憑借著最大的持股比例“先看到”未來……

企業增值服務為主要收入

首席科創官發現,36氪似乎正在逐漸脫離以廣告為收入主要來源的盈利模式,轉向靠企業增值業務造血。

招股書顯示,36氪2017年和2018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205億元和2.99億元,同比增長148.2%;凈利潤分別為792萬元和4051萬元,暴漲411.4%。

2019年的前六個月,36氪的營收雖然較2018年同期仍然增長了178.9%,達到了2.019億元,但凈虧損卻從2018年同期的831萬元增至4550萬元。

這其中,企業增值服務營收增長十分迅猛。

2018年,36氪2.991億元的總營收中,在線廣告服務營收1.738億元,為第一大業務;企業增值服務營收1.002億元;訂閱服務營收2510萬元。

而在2019年上半年,36氪線上廣告的收入僅為7947.7萬元,企業增值服務則達到了1.01億元,不僅是去年同期的6倍,還超過線上廣告費用,成為營收的主要來源。

實際上,36氪雖然通過內容起家,但想打破傳統媒體的商業模式,做大做強“增值服務”的想法已經不是一天兩天。

早前,36氪媒體業務的總裁馮大剛就曾表示,傳統傳媒的商業模式只是面向讀者提供信息,傳媒和讀者間關聯不緊密,提供的服務過于淺層。而“理想”的新模式是要從服務讀者變為服務用戶,從僅僅提供信息的淺層關系,到提供更深度的服務。


CEO超創始人成最大受益人

36氪由劉成城于2010年12月創建,這位創始人目前在九人組成的董事會當中擔任聯席董事長。他同時也是36氪前身北京多氪的董事長。

隨著招股書的披露,36氪媒體業務方面目前的持股情況也令人頗感意外——創始人劉成城僅持股6.2%;相反,后加入的馮大剛才是第一大股東。

成立9年,36氪已經完成了多輪融資,股東名單不乏螞蟻金服、IDG資本 、經緯創投、華泰瑞麟等明星投資機構。

今年9月份,也就是IPO之前,36氪發行了3999萬股的D股優先股,獲得了Lotus Walk Inc,Nikkei Inc,Krystal Imagine Investments Limited,Red Better Limited和Homshin Innovations Ltd四家公司規模2400萬美元的融資。

同時,36氪還與中國互聯網金融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簽訂了非束性條款購買價值500萬美元的股份,與中國移動資本控股有限公司簽訂非約束條款購買價值1400萬美元的股份。

在首次公開募股之前,36氪的董事和高管合計持有公司234,324,181股普通股,占總股本的24.9%。

其中,馮大剛持有164,445,601股普通股,占總股本的17.5%,為公司第一大股東;劉成城持有58,749,000股普通股,占總股本的6.2%。

其他股東方面,螞蟻金服通過全資子公司API持股占比16.1%,成為36氪的第二大股東;此外,第三、四、五大股東分別是Tembusu Limited、國宏嘉信、北京九合云起投資,持股占比分別為10.8%、7.6%、6.9%。

如此以來,僅就此次上市的媒體業務板塊來說,創始人劉成城的持股比例不僅低于后引入的高管馮大剛,甚至已經排到了第7位。

36氪“記者節”納斯達克敲鐘,倆媒體人身家過億、成功上岸 要聞 第3張

盡管這樣,隨著一聲鐘響,二人也已經實現了身家過億的“財務自由”。以36氪目前34.3億元的市值計算,IPO后持股17.9%的馮大剛身家達到6.14億元;持股6.3%的劉成城身家約合2.16億元。

馮大剛的加盟與36氪的裂變

劉成城創辦36氪的故事在創投圈同樣極具話題性。

2010年,還在北郵上大四的劉成城創造了36氪;如今隨著36氪的IPO, 30出頭的劉成城也將踏入最年輕上市公司董事長的行列。

2011年,從北郵畢業后的劉成城進入中科院讀研,同年將36氪正式注冊成為公司。

據官方介紹,從創立初期至2017年,國內90%早期項目的首次曝光都是在36氪平臺上完成;通過36氪的報道,有54%的項目最終獲機構投資。隨著平臺品牌效應越來越大,36氪也成為了早期創業者決定創業項目和國內投資人發掘融資項目的重要參考渠道。

36氪在完成了最初媒體平臺的建設后,隨之亦開始從創業項目的見證者向孵化者轉型。

2014年,36氪推出氪空間,為創業團隊提供融資、辦公場地、法務稅務咨詢公司對接等服務。2016年,36氪推出融資服務平臺36氪創投助手,后來,該創投助手升級為鯨準。也是從那一年開始,36氪逐步將業務拆分成了36氪傳媒、氪空間、鯨準三大子公司。

同年7月,36氪通過內部郵件宣布,將最核心、也是最基礎的創業媒體業務分拆出來,獨立運營,由馮大剛出任媒體公司總裁。

至此,36氪由最初一個簡單的網站逐步發展成擁有三大核心業務的集團公司——新商業媒體業務36氪傳媒、聯合辦公室空間業務氪空間及一級市場金融數據提供商鯨準,而36氪也不再是最初那個單純的新商業媒體。

說起馮大剛,2007年,他曾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參與了《第一財經周刊》的創辦。

此后五年,其又以助理總編輯、市場部總經理的身份,見證了這本被譽為“公司新聞第一刊”的雜志的快速成長以及商業上的巨大成功。

2012年,馮大剛暫別媒體行業,進入了經緯創投。在之后近五年的時間內,他主導和參與了移動互聯網、智能硬件及交易平臺領域的多個重要投資,并在超過10家被投公司出任董事。

加入36氪以前,馮大剛已經積累了10年以上的媒體經驗和近5年的創業投資經驗。而他之所以選擇重回媒體行業,據說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36氪讓其“重新發現了媒體的價值”。

馮大剛加入后,36氪組建了深度報道團隊,推出深氪品牌,提升了旗下媒體業務在行業中的競爭力和影響力。

今天的36氪,已成長為一家集金融與數據于一身的科創綜合服務集團。旗下的三大業務板塊也逐漸形成“前中后”的商業閉環——作為前臺的“媒體業務”負責沉淀新商業數據;中臺的“鯨準”對接各方資源,推動數據變現;后臺的“氪空間”則作為線下的共享辦公空間,為創業公司提供服務。

其中36氪最核心、也是最具品牌影響力的媒體業務,就是此次上市的主體。

業界看來,業務邊界幾度擴張的36氪,未來很有可能對標估值近1000億美元的彭博社。后者的核心業務包括了金融數據終端、即時溝通IM、商業新聞信息、資產交易平臺等板塊業務。36氪目前的商業數據生態及傳媒服務與其相似程度很高,不過就其最新市值來看,二者在二級市場上的受認可度仍有很大一段差距。

11月8日,在“記者節”這天上市敲鐘的36氪給了媒體同行們很大的信心,記者歷來被冠以“無冕之王”的稱號,媒體則被稱為社會公器,但在資本市場上,傳媒公司天花板不高的商業模式似乎并不受寵。無論如何,脫胎于媒體的36氪,號稱“要讓一部分人看見未來”,現在確實已經讓“一部分人”看見了未來。你怎么看待上市之后36氪的道路呢,歡迎評論中留言。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財智”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 2、歡迎轉載,如需轉載請務必注明出處,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侵權責任。 3、本網轉載他人的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如需轉載請與版權方聯系。 如因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英語教育大會

相關文章

更多
福建快3开奖号码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