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財智

中國那些事

“假央企”合作風波一年后,這家上市公司董事長被查

野馬財經 發布于 10月18日

作者|戴鄂

來源|野馬財經

10月16日,融鈺集團公告稱公司董事長尹宏偉被證監會立案調查。由于調查是針對尹宏偉個人,公司的經營不受影響。

曾陷“假央企合作”風波

尹宏偉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可能與“假央企合作”風波有關系。

因為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尹宏偉被調查。融鈺集團表示,公司將根據調查情況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或是受該事件影響,10月16日當天收盤公司股價收跌9.26%,報收3.33元/股。

在尹宏偉擔任董事長期間,最大的麻煩要屬去年與“假央企”中核國財戰略合作的烏龍事件。

自該事件以來,融鈺集團麻煩不斷,先后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證監局處罰,深交所也先后對公司相關責任人作出處罰決定。這些麻煩使得公司業績全面虧損、股價暴跌。

2018年7月初,融鈺集團對外宣稱擬引入中核國財作為戰略股東,共同打造規模50億至100億元的基金投資平臺,并且介紹中國核財為國資央企中核集團的下屬企業。

然而7月19日,正牌的中核集團下屬企業深圳中核集團有限公司(注冊地在深圳)在官網發表聲明,表示其與深圳中核(香港)、中核國財不存在任何法律關系。

融鈺集團以及其公司高管真的被中核國財欺詐了嗎?

2018年8月10日,證監會決定對融鈺集團進行立案調查,并于12月27日調查完畢后下發了《行政處罰決定書》。

處罰書顯示,融鈺集團披露的相關信息與事實存在較大差異,足以對投資者的投資決策產生誤導,要求公司責令改正,給予警告,并處以50萬元罰款;對于時任董事長尹宏偉等相關責任人均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30萬元至5萬元不等的罰款。

然后,融鈺集團狀告中核國財,發生在2018年8月21日。一年后的2019年8月22日,北京四中院送達的《民事判決書》顯示,中核國財的行為已構成欺詐,雙方簽訂的合作協議應予撤銷。除了融鈺集團的8萬元律師費得到索賠之外,北京四中院駁回了融鈺集團的其他訴訟請求。

在這段法律訴訟期間,融鈺集團受到深交所處分。2019年2月27日,董事長尹宏偉、總經理江平分別受到深交所公開譴責,處分記入上市公司誠信檔案,向社會公開。

深交所認為,融鈺集團在簽訂相關合作協議前未取得必要的書面證明文件,來確認中核國財的央企背景,反而強調上市公司為國資中核集團的合格供應商,并對國資中核集團做重點介紹。同時,融鈺集團還稱本次合作是“打造央民合作新平臺”。融鈺集團所披露信息不真實,不準確。

巧合的是,董事長尹宏偉原計劃自2018年6月7日起未來6個月內增持公司股份。增持計劃的發布發生在“假央企”事件之前,增持理由是要保持投資者對于公司的股票價格的信心。

然而在2019年1月30日,尹宏偉自己失去了信心,他決定終止履行未實施部分的增持計劃,理由是資本市場的變化、融資渠道受限等原因導致無法籌措充足的增持資金。

公開資料顯示,尹宏偉并不是融鈺集團實際控制人,84年出生的他是以公司大股東廣州匯垠日豐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簡稱:匯垠日豐)代理人的身份在2016年上位融鈺集團董事長。

雖然融鈺集團公開宣稱沒有實際控制人,但是從上市公司股權變更與投資的一些蛛絲馬跡來看,真正操盤公司資本運作的或許另有其人。

之前試圖參加AC米蘭收購

融鈺集團的前身,是“永大集團”。為響應政府號召,呂永祥等股東在1998年11月6日設立吉林永大有限公司,當年12月更名為吉林永大集團有限公司。2008年1月,永大集團完成股份制改造,2011年10月在深交所掛牌上市。

經過3年的限售期之后,2014年10月,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呂永祥與其家族手中的股份開始陸續解禁。

一波高送轉拉抬股價的操作之后,減持大戲上演。從2015年4月至2015年12月間,呂氏家族通過七輪操作將手中的股票全部清空,套現67.64億元。

此時,永大集團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發生了變化。

公告顯示,呂永祥于2015年12月24日與匯垠日豐簽訂股份轉讓協議,匯垠日豐獲得了永大集團23.81%的股份,成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由于匯垠日豐的普通合伙人和執行事務合伙人為匯垠澳豐,而匯垠澳豐無實際控制人,因此公開資料顯示永大集團無實際控制人。

直到發生“華人神秘富豪收購AC米蘭”事件之后,永大集團的幕后操盤手才開始浮出水面。

2016年6月3日,永大集團發布公告,一家叫做中歐體育投資管理長興有限公司(簡稱:中歐體育)發起設立了總規模不超45億元人民幣的產業并購基金,用于境內外的體育、文化產業領域的投資、并購和整合業務,永大集團全資子公司出了3億元,作為劣后資金參與其中。

“假央企”合作風波一年后,這家上市公司董事長被查 要聞 第1張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為什么永大集團投資了3億元,就值得關注呢?

2012-2015年,永大集團分別實現營業收入2.45億元、1.85億元、1.61億元、1.47億元,對應凈利潤分別為5443萬元、3867萬元、4725萬元、9037萬元。

2015年和2014年兩年的收入加起來,才剛剛到3億。2012到2014年四年的凈利潤加起來不過是2.3億。在這種財務狀況下,卻投入3個億進入該并購基金。

在這個公告中,永大集團還特別地表達了想要參與投資這支產業基金的堅定意愿:

“假央企”合作風波一年后,這家上市公司董事長被查 要聞 第2張

圖片來源:公司公告

那么,是什么原因讓永大集團拿出相當于過去五年賺的錢,來投資這個基金產品呢?

據公開披露的工商信息顯示,中歐體育投資管理長興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26日,也就是說,在永大集團發布公告的前一周左右成立的。6月8日,又成立了羅森內里體育投資管理長興有限公司,而羅森內里正是AC米蘭紅黑軍團的中文。

在這個基金設立后不久,就出現了中國財團收購AC米蘭的消息。收購方包括海峽資本及中歐體育,主要領銜人是中歐體育的主席李勇鴻。該消息一時引起國內資本市場上的轟動。

2016年8月,中歐體育與AC米蘭母公司達成協議,以7.4億歐元(包括俱樂部2.2億歐的債務)收購AC米蘭俱樂部99.93%股權。2016年11月,中歐體育發布聲明表示,將在12月13日完成對AC米蘭的收購。

中歐體育分別于2016年9月和2017年1月,先后兩次支付了總計2億歐元的定金。沒想到天有不測風云,當時,國內對中資海外投資并購的金融管控史無前例地收緊。

很多原來要參與李勇鴻收購的財團企業都玩不下去了,李勇鴻的資金鏈缺口大增。收購足球俱樂部的資金出境通道幾乎被掐斷,擁有國資背景的出資人海峽基金也退出了這場交易。

李勇鴻不得不在海外尋求資本運作。為了完成收購,李勇鴻不得不以整個AC米蘭俱樂部為抵押,向美國埃利奧特風投基金借錢完成了對AC米蘭足球俱樂部99.93%股權的收購。

然而,到了2018年7月,由于錯過了償還埃利奧特區區3200萬歐元墊款的最后期限,埃利奧特接管了AC米蘭。此時李勇鴻方面凈虧損6.15億歐元,雖然他寫公開信怒斥埃利奧特的行為是“名副其實的禿鷲行為”,但是憤怒已是無濟于事。

回過頭來看,永大集團3億人民幣參股李勇鴻的AC米蘭收購,只留下一地雞毛。

對于融鈺集團的未來發展,你怎么看?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財智”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 2、歡迎轉載,如需轉載請務必注明出處,否則本網將追究其相關侵權責任。 3、本網轉載他人的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如需轉載請與版權方聯系。 如因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系。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英語教育大會

相關文章

更多
福建快3开奖号码表